绿茶君

第十一站【刀剑乱舞】

    艳阳高照,春色旖旎……
    红茶君以社障的说法,胁迫……啊不对,是和我商量让我帮他发文,然后我看在我们多年的友谊下,我和以前一样大义凛然(躲开砖头)发扬人道主义精神,帮他发个文,多捧场哦

       绿茶君
   戊戌年元月

﹌﹌﹌﹌﹌﹌﹌

我我我把设定码出来了……还一口气码了三四章文……(吐魂)我这种小学生文笔简直药丸x基本就是末世设定,看过《第十一站》的应该很好理解,毕竟就是借用了这本书的设定x具体(并不)设定↓
药研藤四郎
18岁
大学一年级学生
T市市立医院副院长的侄子,药剂学成绩常年第一。和表兄弟不动从小一起玩到大。因为叔叔的关系所以消息灵通。

不动行光
18岁
大学一年级学生
父母是私家侦探。12岁时家庭出了变故,被送到表兄弟药研家抚养,药剂学成绩虽然比不上药研,但在年级中也算靠前。

太鼓钟贞宗
18岁
大学一年级学生
伊达财团的公子,但没什么架子,平时住在学校,放假时也是一个人生活。虽然是贵公子但自理能力很好。成绩好的时候能挤进前三,差的时候在中游浮动,让老师有些苦恼。

三人同宿舍,医学生设定。《第十一站》世界观。



第一二章……小学生文笔预警!小学生文笔预警!!小学生文笔预警!!!凌晨码的可能有错字!有的话自己翻译下试试(不)
Ch.01
太鼓钟贞宗是被闹钟吵醒的。
好吵。这是整个长假每天睡到自然醒的他的第一反应。迷迷糊糊的瞟了一眼时间,早上七点整。
七点整。还早呢。他嘟囔了一句。几秒后又猛的坐起身来。今天他要去机场接刚刚从国外回来的表哥。该死,他心想,怎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。迅速穿好衣服,临走前不忘花几秒对着穿衣镜整理一下仪表——毕竟确保自己看起来整洁华丽可是很重要的——然后冲出家门。
气喘吁吁地跑到车站,距班车进站还有五分钟。车站上的小显示屏正播放着新闻。“格鲁吉亚爆发……感……人数……”女主持的声音因为车站的嘈杂听起来断断续续的。她好像说了什么格鲁吉亚?离这里好像很远。认定了这件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,他便不再继续琢磨刚才那条新闻的内容。
离班车进站还有一分钟,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开始了振动。拿起手机,屏幕上是熟悉的名字——药研藤四郎。

Ch.02
格鲁吉亚流感蔓延到T市了。政府隐藏了流感的死亡率。感染流感的人几小时内就会出现症状,目前没有医治方法。
从叔叔那里听说了这个消息,药研藤四郎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借住在他家的不动行光,随即拨通了太鼓钟贞宗的电话。
“哟,药研。有什么事吗?”对面传来了太鼓钟元气满满的声音。
“听着,格鲁吉亚流感已经蔓延到这里了,你今天最好不要出门……”
“等等啊,”太鼓钟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刚才说格……什么流感?”
“格鲁吉亚流感,最近新闻里一直在报道的那个流感。”拜托你偶尔也看看新闻啊,“官方谎报了疫情,实际情况比报道严重得多。我叔叔刚才已经打过电话给我了,医院里所有人都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。”
对方罕见地沉默了一会,说:“你是说……那个格鲁吉亚流感已经在医院蔓延开了?”
“不止这样,它多半已经出来了,在城市里蔓延……总之你先不要出门,我和行光待会去你家找你。”走廊尽头传来开门的声音,药研急匆匆地挂了电话。

像这样拨一串数字就能联系到世界另一边的人的日子,只剩下数十天。

大争之世【3】

    夕阳西下,霞光散落在蓟城的城头上。
    燕国,列国中一个既强大又弱小的国家。燕国很古老,又很年轻。自从姬姓蒋氏建国以来,历经风风雨雨,终于建成了列国都看不透的一个国家。国体类似于宋国,而国法却类似楚国。使诸国敬而远之。也是这一层模糊,保了燕国平安。
    燕国在北地,冬天霜降之后寒冷无比。城楼上,一位老者挺然屹立,私有吞吐天下之气。
    燕公,穿着老燕人厚实的羽袄,望着天下。身边的老仆却道:『国公,天冷了,回吧。』见燕公不说话,只得叹了一口气,继续站在一旁。
    燕公蒋余泉十二岁继承燕君之位,成为燕国统治者,三十二岁退君称公,遭到了楚,赵,卫三国联兵攻打,未曾想到三国联军围了燕国两年,仍然没有打破,只得悻悻而归。自此也无人再找燕国的麻烦。光阴似箭,弹指一挥间,燕公已然四十八岁,到了一个说年轻不年轻,说老也不老了的年纪了。
    蒋余泉不止一次的想过剑指中原,一统天下,取代周天子。然而他亦知道,天下大分,想要取走天下政坛的九鼎,是多么陡险。古往今来欲取走九鼎,挥斥方遒者不知几千百来去,然九鼎还是安然的在那九鼎殿中,迎来朝霞,送走夕阳。
    蓟城的城楼很高,站在这上面,可以望到周遭三城。燕公蒋余泉就常常坐在城楼上,喝着燕酒,看着燕人进进出出,或挺拔站立,有吞吐万物之气。老燕国,也就是在这位老燕公的带领之下,一步步走向辉煌。却说蒋余泉自己也不知道,燕国的未来,天下的未来。也罢,哪怕就是那黄琴,宋德秀,又岂能知道天下的未来?
    蒋余泉正想着,一声叫唤打断了他。
    『国公,姚将军来了。』刘伯打断了燕公思绪。     说来这刘伯何人?说大不大说小不小。此人从小陪伴蒋余泉,直至今日。老燕人爽朗不羁是天下皆知的,国君自然也不例外。蒋余泉一生讨厌杂礼繁章,也从不论小礼小行为。因此,与刘伯也相处甚好。
    刘伯又问道:『公上是否回宫召见。』
    蒋余泉回过头,笑了起来:『回宫作甚,那国殿冰凉得很,空旷的瘆人,回音里里外外都能绕三层。寡人看,还是这城楼天高云阔,快宣人在此稍摆宴席,寡人就在此与将军小酌一杯。
    刘伯看向燕公,无奈道:『诺。』
    两张不大的桌案,上面盛放着几道鼎器,最当中便是一道烤牛脯,再就是烤羊筋。旁边一道腌金菜,几张烙饼,数碟咸货,以及一盏老酒,没有筷子,只有擦手用的绢布。
    『臣,参见我公。』姚方赪走入。一身军装。头顶随是一顶白发,但脚步却丝毫不拖泥带水,让人神清气爽。     『将军依旧英气。』蒋余泉举起酒樽。
    『公上谬赞,干!』
    『干!』
    这姚方赪也不是个简单人物,两朝元老,曾经的燕国上将军,如今是燕国三军大司马,而燕国如今尚无国相,这姚老将军,便是燕国百官之首。一十六年前,三国伐燕,也是他坚守了燕国的中枢——易城,才使得联军无法再靠近燕都蓟城半步,三国联军被击溃后,他甚至还夺取了赵国的新桓。随后便被拜为司马,统领国政十六年。      再回看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姚老将军和蒋余泉已然微醺,姚方赪开始讲述正事。
    『我公,秦国使臣已到秦国边境,向易城递交了国书。请公上过目。』姚方赪从袖中取出一金属管匣,交给蒋余泉。
    蒋余泉接过国书,启封管匣。里面的绢布上清楚写着:
    『秦递燕国书,兹事体大,望燕公容禀。燕秦务实新发,多年来国力见长。然我秦世居西隅,燕世守北地,为中原所不齿,忽略我强秦强燕之兵力。今秦愿与燕国互盟,结为兄弟,西北即为我两国囊中之物。假以时日,秦国东处,燕国南下剑指中原,共分天下。      祝智颖 秦国九年秋。』
     蒋余泉眯着眼,心里盘算着这封国书。 如今天下何年呢?如今,天子二十五年,楚王一十八年,宋公一十二年,燕公三十六年,秦君九年,赵侯八年,卫侯十一年……诸小国更不必说了。
    『这秦君,野心可真不小啊……天下……尤其是坐镇西北就可收为囊中之物的?』蒋余泉嗤笑道『无非是想拉我燕国下水罢了。』
    『公上明断』姚方赪拱手作揖道。
   『但,这表面功夫是不得不下的。』蒋余泉叹气道『大争之世,纷扰频频,就连我这老头不羁的性子,也被磨成这幅样子了,可叹啊。』 再饮一杯,蒋余泉道:『秦国特使入蓟城三日后,便宣上殿,同意公盟,可在边境开关,臣民互通,可在楚宋相王之际大军压境施压,不可攻两国,大体事宜就这些,剩下的便交由大司马处理吧。』
     『臣,遵旨。』
  
    楚国 郢都 章华台

    同一抹夕阳,映照在郢都这座古老的城头上。楚国立国八百年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升阳,落日。章华台三百阶上,夕阳将楼阁拉的格外长。
    『王上,鄢城令来了。』黄琴的近侍走入章华台。
    『公子歆来了?快请!』黄琴站起。
    公子歆,黄琴少子,自小喜爱诗词书赋,文韬武略样样精通。楚国公子十余人,最有声望的便是长公子黄辞,和公子歆。楚王已一十八年,却至今不立太子。对外声称大楚王奉天承运,楚国祥光普照,大楚王身体安康,万寿无疆。而市井却早有传言,是楚王黄琴在两位公子中摇摆不定。更有甚者,说老楚王的两个儿子拥兵自重,互不相让。大楚崩塌之日,是指日可待咯。不过有识之人,也知道,市井之言,听过算数。
    大楚国国礼有二。兄终弟继,王终后继,父母终而子女继。黄琴乃黄氏长公主,后继承王位,但周遭并无他人,这位天下无双的女王,也只得将王位传给儿子。
    当然,公子歆此次前来,并不是为了王位之事的。
    『王上,鄢城相王只是已经准备完毕,只待宋公入鄢城。观礼席数十尺,天子特使席,秦君特使席,燕公特使席,赵侯特使席等皆准备妥当。另有金轺车,马队,王冕,鼎器,以及祭台,均已无恙。』
    黄琴点头:『如此甚好,寡人要让天下明白,我大楚真心实意。愿与世人共分天下,以待喘息之机,再战天下。』
    公子歆拱手作揖:『大王雄心壮志,儿臣佩服。』
    黄琴一摆手:『子歆,你今日给我好好盯住老三闾屈阅。寡人接到密报,说他有意刺杀宋公。奈何无凭无据,寡人奈何他不得,王典在即,切不可出半分差错。』
    『诺。』

    楚国 陪都鄢城
    这鄢城也是一座老城,战略意义重大。将陪都作为王典之地,更是体现出了楚国的诚意。
    称王大典繁琐复杂,首先两国君王出三牲祭品,朝拜天地。然后各执牛耳,再有天子赐胙。两国君王食胙肉,饮陈年老酒。先敬天子恩德,再各自祭拜宗庙先祖,三跪九叩,以示光宗耀祖之德,而后可佩戴王冕,正式称王。再登金轺车,绕三里城,接受万民朝贺,列国庆祝。两国签订互盟国书,两王互相见礼。再携手共登城楼,眺望天下。最终再登轺车,各回各国,王典罢。
    如此繁琐步骤,要不得两日,根本无法下来,这一切也让公子黄歆焦头烂额,好在一切制备妥当,让黄琴也对黄歆刮目相看。
    鄢城周围便是汨罗之江,风景秀丽,人杰地灵。斜阳印上,波光粼粼,引人入胜。虽然燕秦已入苦寒之冬,而鄢城,依然是枯黄未落的秋季。
   
    郢都 三闾大夫府

    如今楚宋相王,几家欢喜几家愁。像如今楚国三闾大夫屈阅,便是焦头烂额。
    『悲夫……悲夫……』屈阅来回踱步,『大楚要亡啊。』
    一个时辰前。
    『国君王召到。三闾大夫屈阅接旨。』
    屈阅放下龙杖,拱手作揖。
    『我王召命有言:楚国文献繁杂,今寡人欲行王令,当由人为寡人整理诸子百家文献,当此大任者,三闾大夫也。今诚愿三闾大夫一月内整理完毕,助寡人王天下。鄢城相王,大夫留守郢都,君书罢。』

    这显然让屈阅知道,黄琴清楚的知道他想作甚,既是对他的警告,也是对他的束缚。这个权侵朝野的老太师,第一次感受到了压迫感。

大争之世【2】

    宋国睢阳,商丘宫。
   『参见君上。』宋令尹走入。
   『令尹大人请坐,来人!上茶!』宋德秀摆退身边的人,又道:『令尹大人有何要事?』
     苏轴站起,道:『君上,有一支死士进入商丘城,直插睢阳,臣用了臣手下最精悍的三支大将,才将其勉强击败。』
    宋德秀蹙眉,道:『先生以为,他们意欲何为?』
    令尹苏轴道:『臣查明,其数人经由萧山关而来,极有可能是楚人?』  
   宋德秀点头:『可是那楚三闾屈氏?』
   苏轴道:『臣也认为。』
   宋德秀扶额道:『不论如何,如今与楚国相王在即,不能与楚国撕破脸皮,此事暂不要提。』
   苏轴拱手作揖道:『臣明白。』
   对于刺杀一事,宋德秀向来是不欲多言的。身为一个万乘之主,若是连刺杀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都要躲躲藏藏的话,离国破家亡不远了。
   宋德秀心里知道,楚王黄琴是断然不敢也不会刺杀一国国君的,若是如此泱泱十万乘大国之主,心中想的是这等下作之策,这十万乘早就被他一败涂地了。对于黄琴,宋德秀还是非常持重的。
    正想着,突然王城将军公孙靸进入。
   『参见我王!』公孙靸行王礼。
    宋德秀扶起他:『公孙将军归来,寡人甚喜,但寡人毕竟尚未称王,寡人知道公孙将军为寡人喜,但还是稍等几日,方合乎礼法。』
    公孙靸摆摆手:『老臣不管,君上说怎样便是怎样。老臣听着』 听罢此言,宋德秀与苏轴不禁相视而笑,苏轴复问道:『老将军风尘仆仆,有何大事啊?』
     公孙靸看相四周无人,轻声道:『启禀我君,秦军动向不明,老臣特来禀报。』
    苏轴奇怪道:『这小小的秦国在秦君祝氏变法之后他意欲不明七八年了,老将军为何如此担心。』
    公孙靸又道:『令尹大人,早有传闻秦军练成新军,我看得出,秦国函谷关似乎有大军屯着,可能图谋不轨。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宋德秀看道:『那边是意欲甚明啊,秦君定是想在我两国相王之时在背后捅刀子。』
    公孙靸道:『敢请君上,此围怎解。』  
   宋德秀细想道:『老将军,寡人这就拟召,转十万骑兵入你麾下,以备不测,但是寡人想,秦君当不敢随意出兵,如今出兵,无异于向两国宣战,哪怕秦军再威猛,也不敢铤而走险。』
    苏轴亦点头:『我君明断。』 公孙靸拿走兵符而告退, 宋德秀又道:『令尹大人,派六路特使,分别入楚入秦。』 『臣遵旨。』
    花开两朵,各叙一方。
     秦国国都咸阳,宣室殿。 秦君祝智颖于八年前变法,随即建成了这座方圆百里大城作为国都,秦国旧都是栎阳和雍城。这座国都是列国当中最年轻的一座国都,没有郢都的古老典雅,也没有睢阳的富饶辉煌,但却有着勃勃的生机。 沿着咸阳大道一路走下,会发现一座高墙,上面撑着秦国玄鸟旃。这面旌旗旖动的城墙,便是当年秦君祝智颖张贴求贤令的地方。也是这张求贤令,造就了秦国今日的辉煌。
    『大良造驾到——』 大良造乃秦国官位之首,形同楚,宋之令尹;燕,赵之国相。
     昭策,秦国大良造。与楚国令尹昭文是堂兄弟关系,却在两国各担大位,虽说如此,两兄弟却并没有很多交集,反而有各司一国,对弈天下之感。
   『臣,参见君上。』昭策揖礼。
    『大良造免礼,请坐。』祝智颖摆退私下,请昭策上位,随即又问道:『事办得如何。』
    『我君放心,臣以派出三路特使,赴燕下书,若是快马连城,现在已经到了燕国蓟城。』昭策道,『我王请看,燕、秦、楚、卫、周、赵皆与宋接壤,臣已递交国书至燕、卫、周,希望能与我国联手。』
    祝智颖看向地图,道:『大良造为何不向赵国递交国书?』
    昭策再拜道:『赵、宋世代交好,只怕难以插手。』 祝智颖点头:『寡人听说,赵侯昏聩,被天下不齿,师出无名只怕会被天下所唾。』
    昭策摇头:『我君明断,赵侯并非昏聩,而是暴政,急于求成,因而民不聊生,被天下不齿。』 祝智颖细想一下,道:『寡人受教。』

大争之世【杨浦区教研员同人文】

    宋都睢阳中,响起一阵大喊:『臣恭迎我君圣驾,君上请上座。』
    宋国国君,宋德秀斜睨了一眼,略微点头,便走上高位。『今与楚一战,令尹大人大功一件,寡人欣喜。我子姓宋氏,今日光耀门楣。我大宋万年,令尹大人万年。』
    而令尹苏轴则拱手作揖,道:『君上谬赞,我君得天时地利人和,自当胜利,臣不过略施绵薄之力,此诚为我君昭明!我君万年,大宋万年啊!』
    而台下众臣亦跟随道:『我君万年,大宋万年。』
    宋德秀倒是摆手:『寡人继位十年有余,亏得令尹大人助 我变法图强,兢兢业业十载,也不枉寡人多年的殷切期望。我大宋将兴!』
    令尹轴长叹道:『臣本大族,却落得家破人亡,如今,也只有十八弟,二十四弟上立于庙堂。臣此生,愿倾覆给君上,臣愿用臣之身,奠我国基!』
    睢阳令,公子苏函出列长揖道:『启禀我君,楚王琴使特使递交国书,希望能与我君在鄢城会盟,共商天下大事,与宋君相王。』说罢,便将楚国送来的竹简,送上了高台。
    是时,宋国上将军姬恬出列:『楚乃天下第一大国,从未与别国相王,今日此举,无异于告诸天下,我大宋,如今也是天下大国也!』
    宋国诸臣重新高喊:『我君万年,大宋万年,赳赳大宋,奠我国基!』
    宋君德秀却不说话,似乎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 楚国郢都 章华台
    『我王驾到——』
    楚王黄琴随着一声声高喝走上章华台的三百阶
    『我王万年!我王万年!我王万年!』
     楚王琴走上高台,手一挥,示意诸君停下。
   『我王宣召——!大楚王王召!』
   『臣等奉召——』
    黄琴站起,将手中的绢帛交给了一旁的大臣。
   『谨奉我王王召曰:我楚天下大国,却被宋国大败于平都,寡人无法,将与宋公德秀会于鄢城,今朝诸君朝会,当议此事。     黄琴  一十八年孟秋』
    『臣等必当奉召,进尽忠言——』
     黄琴站起,看相台下,道:『此事影响甚远,诸位今日当畅所欲言,不必担忧。』
     楚国令尹昭文道:『王上,此事的确出乎意料,宋国在变法以后的确今非昔比,我大楚行王令廿一年,未曾有一国敢于楚国正面叫嚣,而今宋国竟敢与楚宣战甚至大败楚国,宋今非昔比,不可小觑啊。臣认为,我王此举,既能安抚宋,又能给我以喘息之机,上上策也。』
    黄琴点头,颇有赏识之意。
    『我王!』楚国三闾大夫屈阅走出,道:『我大楚带甲百万,十万乘大国,却不能敌宋,无疑这是奇耻大辱,三军不调,粮草不行,完全都是我楚国甲士不足,臣以为,当刑上领军,以彰其咎,重新令三军再伐宋国,直取睢阳,彰显我大国之力!』
    黄琴蹙眉,道:『三闾大夫乃名家策士,善议论诡辩,对此佣兵之事向来知之甚少,切不可好大喜功,今宋公敢将大权三分,变法图强,不可小觑也。』
    楚国公子辞站出,道:『宋有此公,天下难料,我王切不可轻易置之。』
    黄琴点头:『寡人明白,公子辞有心了。』
    屈阅再次出列,对着公子辞便道:『黄辞!只怕你整日沉迷在诗词赏析中,早已忘了我楚人的血性了罢!大争之世,人人皆有争心,不争则亡!你却在此妖言惑王,你该当何罪!』随即,屈阅再向黄琴长揖,道:『启奏我王,臣虽名家,亦曾熟读兵家、纵横家,鬼谷之言臣亦精通,臣愿在此下军令状,再伐宋国!』
    黄琴叹气,道:『三闾大夫一片赤诚寡人岂能不知,屈大夫所言不差,大争之世,不争则亡。但若是穷兵黩武,亦是亡国之道。我楚当行黄老之术,以待重新争霸。』
昭文在屈阅重新说话之前,便道:『我王圣明!楚虽三户,天下必楚!』
    群臣随即山呼海喝:『我王圣明!楚虽三户,天下必楚!』
    屈阅看向四下,只得叹气,与群臣一道山呼。

停更通知书

作为一个初三的莘莘学子
我辛辛苦苦在一模前呕心沥血
写了三篇文
结果有无耻之尤之乐乎者
一口气吞了我三篇文
为了一模大计
所以寒假前就先不更了
更重要的原因是
为了迎合我们数学老师的革命计划
我要先去写区教研员的同人文了

签名:没有五花只有四花非洲大酋长

本丸源记

21世纪中,审神者咸鱼为业。缘溪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刀剑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仙气鲜美,落英缤纷。婶婶甚异之。复前行,欲穷其林。

林尽水源,便得一山,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便舍盐,从口入。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,锻刀池,万叶樱之属。阡陌交通,虎狐相闻。其中往来喝茶,男男衣著,悉如外人。太刀短刀,并怡然自乐。

见婶婶,乃大惊,问所从来,具答之。便要还丸,设酒杀鸡作食。丸中闻有此婶,咸来问讯。自云三日月避暗黑本丸乱,率鹤丸本丸来此绝境,不复出焉,遂与外人间隔。问今有何刀,乃不知大包平,无论日向。此婶一一为具言所闻,皆叹惋。余刀各复延至其家,皆出酒食。停数日,辞去。此中刀语云:“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
既出,得其盐,便扶向路,处处志之。及本丸,诣政府,说如此。政府即遣人随其往,寻向所志,遂迷,不复得路。

花丸咸鱼婶,高尚士也,闻之,欣然规往。未果,寻病,后遂无问津者。

月下 霓裳轻舞【15】

不管怎么样,霓裳回到了自己的老家,虽然他是周君,但是时之政府的工作他还是要做的。

诸国前来朝贺周国复国,已让霓裳焦头烂额。况且,他用了数十年的假名霓裳,现在也要变回曾经的公子旖。

霓裳倒是走出去,看向门口的众刀,问到:“诸位你们有谁要陪我去万屋的吗。”

三日月宗近看向霓裳道:“君上今天不用去九鼎殿参加贺仪吗?”

霓裳道:“昨天才把赵王和赵威后他老人家的仪仗队送走,今天终于没事了。”

“我要去!”粟田口短刀们纷纷举手

“哟!不如带我一起去吧。”鹤丸也举手,自从上次鹤丸和三日月获得了霓裳的宽恕后,又变回了那只搞事的鹤。

萤丸也举起了手。

就在这时,狐之助冲了过来,道:“君上!不好了!万屋遭到了溯行军的攻击!”

“什么!”霓裳大惊,“这怎么可能!有多少体?”

“约为八千体。”

“什么!!”

虽然时之政府连连败北,有一半时空遭受溯行军侵略,但是万屋是时之政府最后一道防线,里面看似只是一个类似于百货商店和集市的地方,实际上时之政府大量的情报机构,战略方针以及大量档案都在万屋。

“参见公子旖。”轻舞的鹤丸国永赶来。

“诶,芈甯公主的鹤丸啊,他怎么了?”

“姬君在万屋身陷囹圄,特向公子搬救兵。”

霓裳不禁扶额;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鹤丸,去把三日月和莺丸叫来。”

“诺。”

烈酒【药不动】

为响应红茶君的需求
写了一篇药不动
声明一下
我说干预别国历史
纯粹是因为
完全不懂日本历史
r15出没注意
#####

公元3015年,时间溯行军已几乎将被斩尽,穷途末路的溯行军开始干预各国历史。时之政府为了加快溯行军的覆灭,同意了审神者终身留任本丸和刀剑结婚的决议。

本丸中,不动行光坐在万叶樱底下,盯着月亮呆呆的。

药研藤四郎端着一些茶点,来到了他旁边。

不动行光转过头来,悄悄的看了药研藤四郎一眼,看见药研转过头来,慌忙的把视线转向茶点上,没有注意到药研嘴角的微微上扬。

他略显撒娇的抱怨起来:“怎么又是茶啊!我要喝酒啊。”

药研道:“你不要一直喝酒啊,对身体不好的哟。”

不动仍娇嗔道:“药研,我要喝酒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药研拗不过他只得答应,“我去给你拿。”

药研走远后,没有发现的是不动脸侧的微红。

他们是什么时候产生这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呢,只怕他们自己也不知道,只是这一分情愫,除了他们自己,别人都已看了出来。眨着星星眼的乱藤四郎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暗示药研要主动一点了

药研端来一盅酒,轻轻放下,跪坐在地上,帮不动满斟上一杯。

药研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随后便被呛的眼泪喷出。

“哇这酒,这么这么辣。”

药研边帮他顺着气,边道:“我自己酿的。”

不动撅着嘴,显然又是在撒娇。

药研轻轻凑到他耳边,道“对 不 起 哦 不 动 君。”

药研的声音让不动不敢回头,鼻息让他有些颤抖,他的脸渐渐开始泛红。

药研见他没有反应,便轻轻的咬上了他的肩膀。

不动一阵战栗,脸红透了,回过头道:“你…你干什么!明天还要出阵呢。”

药研松开他,道:“好啦,对不起,快回去吧。”

不动没有说话,仍然摩挲着双手,脸红扑扑的,不知是方才被辣的还是另有原因。
在这座本丸监管下的时间轴上,只剩下最后一支苟延残喘的溯行军,但这支溯行军是前去改变中国历史的,好在审神者是从中国来的人,对这件事还熟悉一二。

翌日

加州清光 大和守安定 和泉守兼定 堀川国广和药研藤四郎 不动行光整装待发。审神者慢慢走来。

“君上!”

“诸位都准备好了吗,这次我便与你们一起前去。”

“诸刀虽然都感到惊异,但随即点头。”

白光一道。

公元前227年 秦国芷阳骊山

“君上,这里是哪?”加州清光问道。

“这里是秦国的芷阳骊山。”审神者看向加州清光。随即又指向远处的一座城:“那里就是秦都咸阳,近日秦攻邯郸,灭亡赵国,咸阳城里鱼龙混杂,很有可能便有溯行军。他们的目标就是在几日后帮助燕国使臣荆轲刺杀秦王。药研藤四郎 不动行光,我命你们去咸阳城中调查。”审神者说着,便将一大袋铜钱和五金交到了他们手上。

“这些钱够你们在咸阳城中随意花费一个月了,但是七日后,回到芷阳会合。”

“啊 遵命。”药研接过钱袋。

药研和不动以短刀的机动向咸阳城进发。

他们不知道,这都是审神者的一场阴谋。

“君上啊,你这样真的不危险吗。”堀川担心地问道。

“无妨无妨,不经历些大风大浪,他们怎么知道爱情的珍贵。”审神者微笑道,“每天看他们这样卿卿我我却不公布关系难受死我了。”

审神者又道:“我已经找到溯行军的大本营了,就在骊山之阴大概有二十体左右,我们先去灭他个十体,然后去下战书,七日后,在骊山北麓约战。”

“君上你真的要让他们以二敌十?他们的练度也不高啊。”大和守安定道。

“无妨,我自有度。”审神者又微笑道,“到时候我还会多从本丸叫来一些人来见证他们的。”

咸阳城中

药研和不动走在咸阳大道上,商品琳琅满目,生意人络绎不绝。对于京都完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但凡不动只要驻足而观的,药研都不由分说的买下来。

艳阳高照

不动对着药研说:“药研我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啊。”

药研看向不动道:“那么急着吃饭啊。那你要吃 什 么 啊。”

不动看向药研不怀好意的目光,不禁一哆嗦,道:“随…随便!”

店中,烤炙秦酒一一陈列。

不动又见酒眼开,端起秦酒一口饮尽,被冲的直咳。

一边的酒客看完不禁开怀大笑。药研只得打含糊道:“他本魏人,禁不住这秦酒之烈啊。”

一帮酒客纷纷点头。

不动小声道:“药研啊,你在说什么啊。”

药研看了他一眼,轻笑道:“看你这样马马虎虎的,我是早就做好准备的。”

药研盯着不动羞愧的脸看,微笑起来。

黄昏。

药研对着不动说:“我们要抓紧时间找驿馆了,不然等宵禁开始,我们可能就要睡骊山上了。”

他们走到一家驿馆内,驿馆主人问道:“二位先生要几间房?”

“一间”
“两间”

药研和不动几乎同时开口。

还没等不动说话,药研又道:“容禀,我乃赵人,身无多钱,打算来咸阳经商,只够付一屋之钱。”

主人听后也心生怜悯道:“邯郸城破,赵人家亡,也罢,我便给你们一间大些的屋子。”

药研拱手,待主人转身后,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。

房间中,药研和不动突然十分尴尬。药研凑到了不动边上,不动平移到旁边。药研又凑近了些,不动继续平移,忽然撞到了墙上。

药研继续平移,这次不动无路可逃,只得任由药研摆布。

药研看向不动,用手轻轻托起他的脸,忽然又道;“就一张床啊,你睡床吧,我就睡地上。”

“啊,”不动道,“你睡床…”

“好啊那我们就一起睡床吧。”药研扶了扶眼镜,进入斯文模式。

“啊好…啊不对,混蛋你套路我。”

药研也不听他的,开始换起衣服,躺到了床上。

“别站在那里了,快点睡觉吧,明天还要调查呢。”

不动看着这个一改平时温柔的恬不知耻的药研,只得开始脱衣服,钻到了被子里。

忽然,不动感觉有什么环上了自己的腰。

“哇混蛋,你干嘛抱着我。”

不动想要挣脱,换来的却是药研越抱越紧。

“不动你不觉得冷吗。”药研从他背后轻轻道。“抱在一起就不冷了呢。”说着便用腿把被子往自己这里勾了勾。

不动感觉一阵冷,下意识的往药研怀里缩了缩,忽然感觉不对,可是却又被药研的双臂锢住了。

药研手臂顺势一转,不动便翻了个身,和药研的紫眸相对,他试探性的把手放到了药研的腰上,药研身体一躬,不动的手臂便也环上了药研的腰。

不动自己也不知道,自己究竟是怎么上的药研的贼船。

七日之后,芷阳骊山。

“君上怎么还没有来。”不动奇怪道。

忽然,一支暗矢飞来,药研一把拉过不动。

十体溯行军从山上跳下。

药研定睛一看,几乎全是太刀,大太刀,两人完全不是对手。

“快走!这边!”药研拉起不动,飞奔逃跑。

两人逃到了骊山阴麓,钻入一小个山洞中。
药研已经听到溯行军赶来的脚步声。

“不是个好解决的对手啊。”药研叹息,“若是君上再不来,我们可能就回不去了。”

药研忽然看向不动,盯着他的眼睛看,认真的道:“我们有可能就回不去了。所以我有事要告诉你。我喜欢你。”

不动的瞳孔忽然放大,脸又突然红了,他娇羞地低下头:“我…我也…”

忽然,他感觉嘴上有一丝温热。他闭上眼,这次没有逃避。

他们慢慢躺下,手拉在了一起。

药研在他耳边道:“得君一句,此生足矣。”

药研听着溯行军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站起身,拿起刀,和不动一起走了出去。

面对着这十把敌刀,他们反而不怕了,做好了格斗准备。

一把太刀忽然向他们冲来。

药研刚准备飞身上前,却没想到一红一蓝两个身影已替他们解决了身前的庞然大物。

“加州清光!大和守安定!”药研叫出声。

“还有我们呢。”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二刀开眼,斩下了一把大太的首级。

“你们都来了啊!”药研看向他们。

“不!”审神者走出来,“好戏还在后面。”

一蓝一白身影出来,向着大太刀挥舞,月华飞散,羽毛四飘。

“哈哈哈哈,不是我老头子出来的是不是时候啊。”

“老头子别笑了,小心被惊吓啊。”

一抹红光攻出,伴随着一声莺啼,第四把刀已经被解决。

“许久没有尝试这样的快感了呢,为何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?”

两把狐刀左右夹击,第五把刀飞散。

“呀呀!鸣狐殿下和自己的恋人还是配合的很好呢。”

一个高大的肩膀上,飞出一把短刀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剿灭了第六把刀。

“有岩融的帮助还真好呢!”

两抹绿色亦不甘示弱,大太刀先把敌方的太刀架住,而胁差则以高机动消灭了第七把刀。

“神刀大人还是和昨夜一样厉害呢。”

另一边一个矮小的身影也挥动起大太刀,一把太刀借着他的帮助,剿灭了第八把刀。

“啊阿萤快点打完我们回去睡觉吧。”

两个主命至上的一打一太,迅速的结束了第九把刀。

“真是一点也不帅气。”

三日月宗近看向两把短刀:“最后一把了,该你们上了。”

药研和不动飞身上前。

而审神者看着他们两个,与身后诸刀相视一笑

“哈哈哈哈甚好甚好。”

本丸中万叶樱下

药研和不动又坐在万叶樱底下,药研递过酒去。

不动卯足了劲,一饮而尽。脸上开始泛红。

“我记得…你说过你喜欢我?”药研问道。

不动突然一抖,脸更红了,他顿了顿,用力地说道:“对!没错!本大爷就是喜欢你!你就感恩戴德吧!”

药研道:“你喜欢我啊……”忽然凑到他耳边说,“我也喜欢你哦,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。”说着,手便不安分的放到了不动的衬衫上。

看着自己被一粒粒解开的纽扣,不动的脸越来越红,最后道:“药研不要啊,会有人的。”

药研完全不停,只道:“不会的哟,君上说了,今晚的万叶樱,是我们的。”

审神者早已布下结界。

“可是…可是…唔……”不动残破的话语被药研濡湿的舌尖堵住。药研轻轻的把不动压到了地上,不动红着脸闭上了眼睛,只怕和药研的紫眸相对。

没有人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,又或许所有人都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,不动第二天成为了粟田口家族的嫂子,成为了粟田口家族的一员。而等待他们的,是一期一振亲手做的红豆饭。




月下 霓裳轻舞【14】